闪电新闻网

首页 游戏 时尚 科技 综合 健康养生 社会 体育 母婴育儿 历史 文化 教育 娱乐 情感 音乐 星座运势 家居 时事 搞笑 财经 动漫 宠物 美食 国际 汽车 旅游 军事

闪电新闻网 > 综合 > "匹凸匹"妖股老祖获刑5年:曾叫板证监会,被罚35亿

"匹凸匹"妖股老祖获刑5年:曾叫板证监会,被罚35亿

发布时间:2019-11-24 07:35:12 已有:4997人阅读

原始启动器|时间周刊

温|叶晚·马妮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操纵证券市场的背信案件。被告西安被判处五年监禁和1180万元罚款。非法所得被追回。一些媒体报道指出,之前曾主导a股的时尚界人物仙谋什么也没说。

仙颜是谁?我想很多人不知道。然而,我相信即使是不炒股的普通人也听说过这个人奇异的过去。上市公司追随p2p趋势,以奇怪的名字“皮肯维尔马”(Piconvex Horse),绕过监管,发行包括员工约会系统在内的“1001异国钞票”,受罚后将办公室搬到交易所的上层等荒谬事件,都来自这位先生的魔力。

2015年至2017年,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皮玉皮和邱慧科技这两家上市公司,在新鲜词汇的带领下,经常遭受非法信托和股价变动的困扰。监管机构一再警告和惩罚他们,但他们拒绝改变。结果,它们逐渐成为投资者批评的“恶魔股票”。

在此次被法院判刑之前,2017年3月,中国证监会还向仙岩开出了34.7亿元的天价罚款,这是当时a股行政处罚没收的最高金额。

“承包”证监会2016年罚款

2019年9月17日,上海市第一中学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180万元,违法所得追回”,主要涉及两项罪名:违反信托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和操纵证券市场。

从判决来看,很少有人说违反信托会损害上市公司的利益,主要是在多伦股份(Doron shares)任职期间,以利用其职位将上市公司子公司的资金转移到个人账户的形式。

2012年7月,通过收购多伦的大股东多伦投资的所有股份,原本以财务律师身份出现的原报表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此走上了知法犯法的道路。

审判法庭上的几句话

自2013年7月起,贤彦利用多伦及其子公司汉通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的身份,伪造汉通房地产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承包商的签名,出具虚假的资金支付申请表和审批表,以支付项目资金和以往款项的名义将子公司资金转移至多家外部公司和个人账户。

截至2015年2月,仙岩等人从上市公司转移的资金累计超过1.2亿元。其中,2360万元用于财务管理、股票交易等,犯罪时仍未归还,给上市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违反信托损害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定罪,最终导致贤彦入狱两年,罚款180万元。另外三年的监禁和1000万元的罚款来自一个更严重的犯罪:操纵证券市场。

根据判决,2015年4月30日至5月11日,仙岩通过其控制的证券账户组购买了多伦股份2520万股,购买金额为2.86亿元。此后不久,该公司发布误导性公告,导致其股价在6个交易日内上涨77.37%。它很少说自己从这笔交易中获利近2亿元。

上海第一中学率先举行多伦股份发布上市公司更名为“皮肯维尔马”(Piconvex Horse)的消息,紧跟当时市场热衷炒作的互联网金融概念,将这种不确定的业务视为“突破性转型”,误导投资者做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的价格和数量,进行关联交易,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情节尤为严重。

投资者前来向仙岩索赔损失

事实上,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之前,中国证监会已经对仙岩操纵多伦股价和交易量进行了详细调查。

早在2015年4月17日,贤彦就已经获悉,多伦股份公司更名为皮玉皮、行业更名为金融信息服务的申请已经提前获得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批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这两项变更都是应立即宣布的重大事件。然而,多伦直到5月11日才披露这两项公告,此前仙岩控制了其控制下的账户集团,以低价买入股票。

除了“利用信息优势操纵多兰股份,控制信息披露的速度和内容”之外,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显示,新词还涉及操纵多兰股份的违法行为,如股票持续交易、其控制下的账户组之间的证券交易、虚假申报等。

2014年1月17日至2015年6月12日期间,股价很少被操纵,多伦股价上涨260.00%,远远超过同期上证综指155.29%的涨幅。通过操纵股价进行交易,该公司共获得5.78亿元利润。

在操纵期间,股票价格发生了很大变化

不会太久。2017年3月30日,中国证监会对仙岩操纵多伦股份实施行政处罚,责令其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5.78亿元,并处以五次罚款28.92亿元。

34.7亿元的罚款创下a股成立以来的最高纪录。

中国证监会2016年的罚款总额为42.8亿元,所以一旦34.7亿元以上的罚款出台,有人笑着说:中国证监会过去一年的罚款只由一个人承包。

然而,一年后,2018年7月,由于拒绝缴纳罚款,仙岩的名字进入了中国证监会披露的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莱”名单,天价罚款尚未兑现。

发表“历史上最荒谬的声明”

冼岩生于1975年,2007年至2012年在北京天一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他主要负责股权融资。

根据以前的媒体报道,虽然很少有人说只有大学文凭,但同事们都称赞他出色的业务和能力。他对公司法和证券法等金融法做了大量研究,经常能发现现行法律的缺陷和漏洞。

也许正是这种卓越的商业能力后来成为多次利用漏洞向监管当局挑战的基础。这也让他成为了一个了解法律和违法的榜样,甚至导致了a股历史上最荒谬的忍者事件。

如果多伦股份的名称在2015年5月被改成奇怪的“皮肯维尔马”(Piconvex Horse),那只会是通过摩擦p2p概念来操纵股份和收获韭菜。上市公司圣邱慧在后来担任证券代表期间发行的“1001法案”令人费解。

连续监管报告显示,上海证券交易所可能真的有一点崩溃?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不断询问下,该交易所对2016年1月的股份转让只字未提,并辞去了必胜客董事会的所有职位。8月,他成为圣邱慧的证券代表,圣是另一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

据媒体报道,当时贤彦实际上在圣惠球中扮演了主角。然而,圣邱慧公告的实际控制人顾国平宣称这“无关紧要”。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监管函,要求邱慧科技澄清其是否直接或间接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是否直接或间接控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席位,以及是否控制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和信息披露。

然而,在监管当局多次来信后,圣邱慧拒绝回复。最后,8月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了该公司通过列车服务披露信息的资格。

从那以后,圣邱慧一再绕过监管,直接在互联网上披露公告。2016年8月17日,公司在信息披露业务系统中提交公告,并被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核实是否涉及关联交易,是否必须履行股东大会的决策程序。然而,该公司并未对公告内容作出任何改变。

当晚,未披露的公告绕过监管机构,神秘地出现在互联网上。

三个月后,a股历史上最荒谬的事情发生了。2017年1月5日,圣邱慧特别股东大会的通知在互联网上分发,其中包含1001项动议。大部分议案都是荒谬甚至是拙劣的模仿,如“关于建立和完善员工爱心审批制度的议案”和“关于在所有公司办公室悬挂大股东提名董事黑白照片的议案”。

圣邱慧关于员工工资的奇特建议的一部分

据统计,加薪的建议有几十个,包括200元、2000元、50元和500元。关于总部的搬迁,杭州、长沙、贵阳和深圳等地有十几个提议。该公司有多达80个购买建筑的提议,但所涉及的建筑只是同一地区不同的建筑编号。

1001项动议被大量重复,没有任何预先计划或具体内容。相反,他们充满了戏谑和挑衅。这个消息一发布,一些投资者就笑着说:上海证券交易所要倒闭了!

事实上,上海证券交易所并没有倒闭,当天晚上通过官方微信发布了一份声明,指出圣邱慧在头两天确实通过信封系统提交了公告,但这是一份未披露的公告。互联网媒体上的这种全文披露违反了信息披露的基本要求。

四个月后,中国证监会对邱慧科技和皮玉皮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并对仙岩处以420万元罚款。

在此之前,由于多伦股票的操纵,很少有人说市场已经被终身禁止。然而,在当时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对该案的调查过程中,仙岩与其控制下的科士威公司并未合作。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检查人员终于突破了保安人员的封锁,进入办公室并获得了相关文件。

隐藏在背后的神秘人

长期以来,仙岩的故事和经历一直是个谜,这个湖北襄阳人的成长过程更是鲜为人知。

据媒体报道,贤彦大学毕业后曾做过啤酒推销员,但后来他不知道如何进入律师事务所,成为了一名律师。令律师们惊讶的是,“至少在2010年还在做律师”这句新鲜的话在2012年突然以3.4亿元的巨额收购了4000万股,从前董事长李洪勇手中接管了多伦在上市公司的股份。

严贤曾经是一名优秀的金融律师。

直到2013年上半年,贤彦才取消了他的律师事务所。这笔用于控制多伦股份的巨额资金的来源仍不确定。

上市公司多伦股份(Doron shares)的公告以及中国证监会此前发布的所有行政处罚文件,揭开了该公司神秘身份的一些线索。根据公告,自2011年7月起,贤彦一直担任京九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

自上海京九以来,先燕的子公司已经组建了湖北京九、荆门京九、荆门汉通、荆门汉达等“京九”公司,以及上海科舍维(原上海京九)、深圳科舍维、北京科舍维等许多“科舍维”公司。目前,这两个系列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法定代表人大多是湖北荆门的李贤。

李贤和仙岩关系密切(据说他们是兄弟)。除了一起在许多公司工作之外,两人还多次出现在中国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名单上。还有许多湖北荆门人(其中一些是仙岩的亲戚)。

有媒体报道称,该商业集团被称为“荆门帮”,并指出仙岩等人的原始资金来自四川和重庆。

据界面新闻报道,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皮玉皮最重要的核心资产,也是荆门汉达实业有限公司和湖北韩佳置业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同时,这三者也是仙岩子公司科士威集团公开披露的最重要的核心资产。

荆门汉通地产的另一个股东是徐阳国际旗下的成都万泰。科士威是成都科士威商业的子公司,成都科士威商业也是从徐阳国际房地产风险投资基金中诞生的。这一点从京九和科索韦系统与徐阳国际和成都万泰的密切关系中可以明显看出。

湖北京九的子公司深圳凯雷涉嫌“慕雪一号”投资欺诈案

然而,另一个与仙岩公司关系密切的川渝企业集团被视为拥有数百亿元资产的重庆农资公司。《中国商报》曾报道,湖北京九的投资者,如冯多伦、冷虹,都是重庆农资集团的高管或历史股东。

李洪勇于1997年至2005年担任重庆农资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多伦2012年收购东平焦化公司的计划失败后,贤彦仅花了3.4亿元,从当时的财务总监兼董事长李洪勇手中接过多伦的控制权。

然而,无论是多伦的股票还是后来的圣邱慧,优秀的金融律师很少说他们从未能够挽救自己的命运。如今,多伦股份已更名为“圣罗克”,圣邱慧已将其壳出售给天秀。

最近一句话的消息使得这两只股票都很受欢迎。

编辑/绿毛水怪

制图/杜野

校正/松动

浙江11选5 快乐十分app 北京快乐8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cwinsteadslo.com 闪电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